环保技术助阵看厨余垃圾华丽变身

菜头、菜尾、果皮、剩饭、草木枝叶等等,通过高温干法厌氧发酵产出沼气,用于发电上网变成清洁能源。

在厦门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厂内记者看到,这里已经建成日均分类分选500—800吨的生活垃圾分拣中心和日均处理厨余垃圾200吨的有机质生产处理系统,是我国第一个采用国际先进的高温干法水平推流式厌氧发酵产沼处理工艺技术,也是国内唯一成功实现商业运行的有机垃圾干法厌氧发酵产沼处理项目,填补了我国在垃圾光电智能分选和厨余垃圾处理领域的工艺技术空白。

在生产过程中,通过智能化分选生产线对进厂垃圾集中再分拣,提纯出垃圾中的有机物料,进行高温干法厌氧发酵产出沼气,剩下的沼渣则进一步加工成有机肥,用于园林绿化。工厂至今已稳定运行4年多,平均每吨有机垃圾可产出沼气120立方、可发电量为250度,真正实现厨余垃圾资源的绿色循环利用。

图片1

作为配套完善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处理系统而规划并提前建成的末端分类处理设施,它对厨余垃圾高效的资源化综合利用成效显著,并相继拿下了一系列国内荣誉,被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列为“市政公用科技示范工程”,其中:“日处理600吨垃圾精分选成套系统装备”被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工信部列入“智能制造装备发展专项”;“高温干法推流式厌氧消化技术装备”被工信部列入“十二五”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规划的“国家鼓励发展的重大环保技术装备目录”。

为满足厦门分类收集厨余垃圾资源化处理的需要,厦门厌氧发酵处理设施的二期扩建目前提上日程,将适时启动,以确保岛内厨余垃圾约400吨能得到集中高效处理。

(来源:中国固废网)

危废处置处理成本高,门槛技术也高

在环保部最新发布的《2016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以下简称年报)中显示,截至2015年,全国危险废物经营单位核准经营规模达到5263万吨/年,其中,核准利用规模为4155.1万吨/年,核准处置规模为982.4万吨/年。从实际利用处置情况来看,2015年危险废物实际经营规模为1536万吨,其中,实际利用量为1096.8万吨,实际处置量为426万吨。

从本次年报中可看出,我国目前危废处置规模较低,即便在被称为“环保元年”的2015年也仅有约1536万吨危废被利用和处置。相对于5263万吨的核准利用处置规模,不到1/3的实际经营规模比例仍是一个偏低的数字。然而若稍稍深入了解一下,便会知道,危废处理为什么“没那么简单”了。

weifei1

首先,危废特性复杂,处理成本高。危险废物具有高危性、复杂性的特征,多产自化工、炼油、采矿、医药、金属制品等行业。因其含腐蚀化学物、重金属元素等,如采用简单的填埋倾倒会对土壤和水源产生巨大污染,且危废从产生到处理的整个周期较长,无论是储存还是运输都需要消耗比普通垃圾更多的时间、人力和其他资源成本。

其次,危废处理技术门槛高,非具备一定实力的企业不能进入。危废处理流程繁复,项目设计、建造处理、检测验收等各个环节不仅要求技术达标,且相关企业本身也需要具备足够的资金才能支撑前期投入。举例,建造总容量为30万吨的填埋处置设施,约需1亿元的初步投资,项目的建造周期也需3~5年时间。尽管随着如PPP模式的应用和政策激励,相对前几年而言行业发展进步良多,但基于整个危废行业的处置容量还有极大空间待填补,这也决定了在未来长期时间内,在政策和资本双重刺激下的危废处理行业都将保持持续快速的增长速度。

最后,政策规范仍需更加完善,民众环保意识提高有助公众监管。我国危废事业起步较晚,10年前才开始立法,目前在法律法规以及政府部门和企业的互相监管合力上还未形成完善成熟的体系,随着2016年新版危废名录的出台,以及“十三五”期间严格、大力发展环保产业,政策层面的问题在不断的修补和完善。另一方面在大众角度,危废处理不仅是企业自身经营和社会责任的体现,普通民众更要关心。民众的环保意识提升是对全社会环保意识的全面增强,社会舆论在环保问题上的注意力凝聚也将使得这一领域更受关注,受到更好的社会监管。

(来源:东方园林)

医疗废弃物“变形记”何时休

近日,医疗废弃物摇身变为餐具和玩具的新闻戳痛了我们的内心。

据媒体报道,南京栖霞警方侦破了南京市首起医疗废物污染环境案,现场查获医疗废弃物13.5吨,嫌疑人收购、倒卖医疗废物3000多吨。令人震惊的是,这些医疗废弃物经过层层转手、加工后,被制成一次性塑料餐盘和劣质儿童玩具。

与生活垃圾不同,医用输液袋、输液管、输液瓶等医疗废弃物中含有大量细菌、病毒及化学药剂,具有极强的传染性、生物毒性和腐蚀性,未经处理或处理不彻底的医疗垃圾任意堆放,极易造成对水体、土壤和空气的污染,对人体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危害,也可能成为疫病流行的源头。

尽管法律明确规定不允许随意处置医疗废弃物,尽管随意处置医疗废弃物的危害不言而喻,此现象仍屡禁不止。为了我们的身体健康和下一代的健康发展,探索出一套可行的问责机制势在必行。

毫不夸张地说,医疗废物管理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纵观我国现阶段医疗废物处理存在的问题,总结来说仍处在很不规范的阶段:技术不成熟,管理不严格,环境污染依然比较严重。相比国外,我国对于医疗废弃物的管理起步相对较晚——1995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中涉及到了危险废弃物管理方面的内容;2003年颁布了《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尽管有专门针对医疗废弃物的管理条例,但现实中相关管理仍不够具体规范。因此,借鉴国内外医疗废物管理的优秀经验是当务之急。

举例来说,英国对医疗废物的分类比较严格,笔者查阅的资料显示,英国对每一类废物都有相应的处理措施。比如,医用针头,与传染患者接触过的碎玻璃和其他医用锐器,必须装入黄色的利器收集盒密封隔离保存并全部进行焚烧处理。对于废弃的药品,规定交由专门机构处置,废弃的固体药品、少量的血管注射剂、疫苗等建议实行焚烧处置,除特别许可外,不允许排入下水道。相比之下,我国的《医疗废物管理条例》虽然对医疗废弃物的收集、运送、贮存、处置活动及管理监督做了规定,但仍不够细化和量化。

遇到问题不可怕,重要的是对症下药。我们首先应借鉴国内外先进经验,加强医疗废弃物管理的辅助服务建设。同时,加快法律制度进程,完善监督管理,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医疗废弃物管理体系。重要的一点是,明确具体的督查部门,并对检查的具体项目、事件、形式作出详细规定,同时配以严格的执法人员以及统一标准的处罚措施。并且在日常生活中提高全民参与意识,让健康医疗观念深入人心。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微信)